奉节网 奉节手机报 奉节手机报网络版

奉节手机报20200906(“双晒”专刊)

2020-09-06 10:53 来源:奉节手机报

1

【看点】★行千里,致广大;想见你,在奉节!9月7日晚20:00,奉节“双晒”直播间,我们不见不散!

2020年9月6日

星期日

农历七月十九

壮美长江 诗画三峡 全域旅游 诗·橙奉节

【天气】

----------

5日夜间到6日白天,

小到中雨,局地大雨,

气温:20-30℃。

6日夜间到7日白天,

多云间晴,

气温:23-33℃。

★Hi!亲们,全市区县“晒旅游精品·晒文创产品”大型文旅推介活动奉节专场将于明日闪亮登场,全市多个媒体渠道将线上展示诗·橙奉节的风采,敬请关注。今日,奉节手机报君带您掌上游奉节!下面一起进入新闻早班车:

====【精彩导读】====

>>奉节诗的故园

>>奉节好山好水

>>三峡味道汇集

>>生态康养之旅

【奉节诗的故园】

------------------

●中国是诗的国度,奉节是诗的故园。从古至今,那些光耀千秋的大诗人,都曾在这里留下脍炙人口的诗篇,让奉节享有“中华诗城”之美誉。那些飞扬动人的诗句,召唤我们前往孕育它们的天地,走进滋养它们的山水!

★天下第一快诗

《早发白帝城》

朝辞白帝彩云间,千里江陵一日还。

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。

三峡的起点是白帝城,诗仙李白在飘飞的彩云中,辞白帝、游瞿塘,写下了《早发白帝城》。

★天下第一情诗

《竹枝词二首·其一》

杨柳青青江水平,闻郎江上唱歌声。

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晴却有晴。

《竹枝词》是刘禹锡为官奉节时,根据当地的民歌整理而形成的,在中唐诗坛大放异彩、别开生面,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。

★天下第一景诗

《赐傅作楫》

危石才通鸟道,青山更有人家。

桃源意在深处,涧水浮来落花。

《赐傅作楫》御书诗轴为康熙皇帝所著,这首诗描绘的就是奉节的好山好水好风光。

★天下第一律诗

《登高》

风急天高猿啸哀,渚清沙白鸟飞回。

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。

万里悲秋常作客,百年多病独登台。

艰难苦恨繁霜鬓,潦倒新停浊酒杯。

杜甫在奉节登高抒怀,写下天下第一律诗《登高》,独步古今。我们能深深的体味到诗圣的家国情怀,志向高远、信念坚定,对困难永不低头,对理想永不放弃。

2

【奉节好山好水】

------------------

●奉节因山而名、因山而特、因山而灵,山是奉节的脊梁。奉节依江而建、伴江而生、因江而兴,水是奉节的灵魂。奉节全域都是风景,处处都是景点。全县有365个旅游资源单体,有A级景区14个,其中4A级景区4个(白帝城·瞿塘峡、天坑地缝、夔州博物馆、龙桥河)。409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景点星罗密布,大自然独具创意的鬼斧神工在这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。

★中华山水之门——夔门(瞿塘关),位于三峡奉节县瞿塘峡夔门山麓,是长江从四川盆地进入三峡的大门,是古代东入蜀道的重要关隘,自秦汉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,自古就有“险莫若剑阁,雄莫若夔门”之誉,号称“夔门天下雄”,是第五套10元人民币的背景图案。

★驰名中外——白帝城,位于奉节县城城东十里的白帝山上,历史可以上溯至西汉末年,当时公孙述据蜀,自号白帝,曾在白帝山筑城,名白帝城。白帝城以“朝辞白帝彩云间,千里江陵一日还”的诗句而闻名于世,是一组庙宇建筑群,建筑面积1785平方米,主体建筑海拔245米。现在,白帝城景区全面提档升级,正在创建国家5A景区,白帝城内的白帝庙、观星亭、武侯祠、风雨廊桥、忠义广场等古建筑,处处彰显文化的厚重。

★凌江夹峙——赤甲与白盐,夔门两侧的高山,南名“白盐山”,北曰“赤甲山”,拔地而起,高耸入云。赤甲山雄踞江北,白盐山耸峙江南,两山夹江对峙,天开一线,峡张一门,是长江从四川盆地进入三峡的大门。近江两岸则壁立如削,恰似天造地设的大门。白盐山系因粘附在岩石上的水溶液,主要含钙质,色似白盐而得名;赤甲山因含有氧化铁的水溶液粘附在风化的岩层表面,此山土石呈红色,如人袒背,故名赤甲山。

★九曲回肠——九盘河,位于奉节县城南边,入口处边界北起胡家湾小桥,南面的出口处为高桥。路与河相伴,从两河口一直到高桥,是县城前往旱夔门、天坑、地缝风景区的必经之地,一路风景优美宜人,缓缓的河水宛如玉带在两山间缠缠绵绵,九曲回肠,故名九盘河。该风景区由两个部分构成:一是201省道从峡谷入口到高桥处约17公里的九盘河峡谷;另一段为迷宫河,全程约3公里,为原生态的一段小峡谷。

★世界奇观——天坑地缝,位于长江三峡西部奉节县南部山区,喀斯特地貌千姿百态。天坑,是世界上深度和容积最大的岩溶漏斗,口部最大直径626米,最小直径537米,坑底最大直径522米,垂直高度666.2米,总容积11934.8万立方米,坑中有无数幽深莫测的洞穴和一条汹涌澎湃的暗河。地缝,是世界最长的地缝,当地称天井峡地缝,全长14公里,分上、下两段,是典型的“一线天”峡谷景观。

★世界级暗河——龙桥河,位于奉节县龙桥土家族乡,海拔约1500多米,龙桥河总长3.3公里,源头在锁龙柱悬岩下,暗河从地底涌出,形成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,穿过龙桥,进入云龙洞,最后进入地下河,不知其影踪。龙桥暗河的长度达到了50公里,比过去国内公认的最长暗河——地苏暗河系统长10多公里,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发现的最长的暗河系统。

★金凤云海——金凤山,距奉节县城约100公里,距兴隆镇30公里,海拔高达1900米,因山峰似金凤而得名,又因山体形状奇特,由数个突起小山峰连绵组成,形似乳房,又名万乳峰,是奉节县“九天龙凤”景区的制高点。金凤山四季分明,每个季节有着截然不同的色彩,在镜头里展现出不一样的姿态。

【三峡味道汇集】

-----------------

●奉节是国家级美食地标城市,通过几千年的文化交融与沉淀,汇聚吸纳了各大菜系的精华。在这里,你能吃到奉节独有的非遗美食盬子鸡、鲜嫩爽滑的“神仙豆腐”等200 余种地方特色美食,每道菜都是精心烹调、都是经典之作,是独有的“三峡味道”。

★奉节脐橙,奉节县特产,自汉代开始,奉节柑橘就是重要贡品,享誉天下,诗圣杜甫在奉节写下“园柑长成时,三寸如黄金”的诗句来赞誉。奉节脐橙,艳丽橙红而果大,圆滑细腻的肌肤透露着金色的光泽,脆嫩的肉质入口而化渣。奉节脐橙品牌价值达到182亿元,有花果同树的美景,是挂树保鲜的美食,是中国驰名商标和中国地理标志产品。

★盬(gǔ)子鸡,又名紫阳鸡,发源于奉节县,其选料甚严,做工考究,以高山松柴熏制的老腊肉和农家土鸡再辅以陈年“大头菜”用特制盬子汽蒸而成,距今有上千年历史。一九八六年时任总理赵紫阳莅临奉节,品尝此菜后总理一行赞不绝口,并将此菜工艺带回北京,而后此菜在川东地区名声大噪,紫阳鸡因此得名,继而名扬华夏。近年此菜传承人越来越少,是濒临灭绝菜品。2011年,该菜品已批准为“非物质文化遗产”?;?。

★神仙豆腐,学名观音草,又名斑鸠叶凉粉、豆腐木、腐婢、斑鸠树、神仙树,是一种药食兼用植物,豆腐柴的根、茎、叶均可入药,具清热解毒、消肿止血等功效。豆腐柴叶可用于果胶提取,也可作为绿色食品的原料,鲜叶和精粉制成的豆腐,色泽嫩绿,口感滑爽,为无污染绿色食品。

3

【生态康养之旅】

-----------------

●旅途的来去之间, 是漫长而庄重的浪漫;而驻足于其中风景,便是回归自我的浪漫。在天地间,与每一棵树对话,和每一阵风共舞,让时光漫淌。奉节有星级标准宾馆51家,农家客栈、主题酒店、精品民宿313家,为游客在奉节的浪漫之旅营造温馨舒适的休息场所。

★龙门客栈,位于兴隆镇龙门村境内,交通四通八达,毗邻天坑地缝和百草原景区,周围群山环绕、溶洞遍布、田园繁茂,民风淳朴,生态优势非常明显。在龙门客栈,可以在万丈悬崖上俯瞰原生态桃源河,可以徒步到桃源大峡谷探险寻幽,也可以在花香书院博览群书,还可以看看到本土村民经典的民俗,堪称纳凉避暑胜地。

★卡麂坪传统村落,位于兴隆镇六垭村,距兴隆旅游新城11公里,卡麂坪村落据今有近300年历史,生态环境优势明显,是奉节县以传统村落?;た⒋俳绱迓糜巫透母锏氖缘闶痉断钅?。独具特色的青石路,别致的土坯房,错落有序的咖啡厅,回味乡愁的山厨餐厅,品味别样的茶室,走进卡麂坪花鸟为伴,满足悠然栖居,仿佛置身世外桃源。

★金池春舍,位于兴隆镇石乳村四社,占地面积2亩左右。不同年代的石磨在这里成群展现,错落有致,形成一道独特风景。不同年代的石磨都有一份难言的乡愁,一家人可在此体验农耕文化,享受秋天丰收的喜悦,领悟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。

★三峡原乡景区就是大家熟悉的旱夔门,位于奉节县兴隆镇回龙村椅子淌腹地,通过?;ば钥⒋炒迓浜兔袼追缜榇逭?,结合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,开发了九曲花街、花姑驿站、花海之心等独具特色的景点,打造乡村美食休闲旅游主题景区,让游客赏原生态美景、住原住民客栈、吃原滋味美食、享原乡间生活。

【奉节未来可期】

------------------

●在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理念引领下,奉节坚持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,坚持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,以“生态+”的理念谋划发展、“+生态”的思路发展产业,我们正在推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、特色产业做优做强、生态环境联防联治,坚持谋划一个区域协调发展新格局,一幅城市与乡村、山水与人文融合发展的新画卷正在徐徐展开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总编:李广兵

主编:王英明

责编:潘海容

编辑:周海媚 李蕾 常淋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温馨提示:更多新闻资讯请登录《夔门报电子报》、奉节网、奉节微发布和“家在奉节”APP查看。已读彩信应删除,以免手机内存不足,影响新彩信接收。

编辑:卜发平

返回顶部
拉菲代理商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